第一部 星雲輝耀第二部 善法緣起第三部 傳燈之旅第四部 佛光世紀
第五部 雲水三千第六部 人間佛教第七部 法幢高舉第八部 真如本性


文心與佛心

「相如秋滿月,眼似淨蓮華,佛法如大海,流入阿難心」,這是文殊菩薩讚嘆釋迦牟尼佛的十大弟子之一阿難尊者的話。阿難尊者以多聞第一著稱,在佛陀所有弟子中,相貌最莊嚴、記憶力最強。佛陀涅槃后,五百大比丘在王舍城結集經典,他誦出:「如是我聞,一時,佛在 ……」,將長隨二十七年所記憶的統統誦出來。最初的經典,例如:《長阿含》、《雜阿含》、《增一阿含》、《譬喻經》、《法句經》等,都是在這第一次的結集經典大會中,由阿難尊者所誦出的。

「佛在世時我沉淪,佛滅度後我出世」,雖然星雲大師未曾親見佛顏,但終其一生對佛法的體悟、詮釋、宣揚、實踐,已然透過種種方式,弘化深植人間,尤其數十年不斷的筆耕著述,更是直追阿難尊者,將佛陀教誨發揚光大。

書中美好的世界

大師文齡超過六十年,絕對算是位「資深作家」。曾有徒眾問師父,怎?會開始寫文章的。

讓他回憶起一段童年往事。

他十二歲出家,在棲霞佛學院讀了六年書,教過他的老師不少,但印象較深的是一位老師名字叫「海珊」 (正巧和前伊拉克總統的名字同音同字)。何以會特別記得這一位老師的名字呢?大師說:有一次上作文課,海珊老師出了個題目是〈以菩提無性直顯般若論〉,那時他年紀尚小,雖然搞不懂題目的意思,仍舊認真地寫了好幾張作業紙。批?後,作文卷子發下來,看到老師的評語是「兩個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自己還洋洋得意認為老師批了詩句,興高采烈地拿給學長看,但是學長說,這個詩的意思是老師批評他的文章「不知所云」。又有一次老師給了作文題目叫〈故鄉〉,他絞盡腦汁寫完交上去,自覺是精彩之作。沒想到老師給的評語竟是「如人數他?,自無半分毫」。意思是老師認為他沒有那樣的實力,有抄襲之嫌。

在棲霞時,星雲還是個懵懂少年;到了就讀焦山佛學院時已成熟許多,也要拜其間一段奇妙因緣所賜。

三十年代,正逢西潮東來,文化劇烈轉型之際,傳統的佛教寺院卻仍不問世事,連一張報紙都找不到,對於一些求知欲旺盛,又關懷社會的青年僧,實在難以饜足。

「我從小就知道,不讀書沒有未來,當時想讀書卻無書可讀,也不會讀書。」他說。

但就在他出家之後,大約十五、六歲,棲霞寺附近有一所南京鄉村師範學校,因?躲避戰禍而撤退到大後方,學校圖書館藏書很多,都被胡亂棄置,僧人們就把這些書搬回寺廟中。老一輩出家人不懂得堶惘傍_,他卻經常到那堿y連,並且極力爭取擔任這批圖書的管理員,趁著為別人服務借書還書、整理書籍的空檔,他開始在古板的叢林生活中大量閱讀。「作了圖書管理員,別人來借書,至少我要知道書名、作者,如果一本書老是有人來借,表示是一本好書,我也拿來看一看,漸漸也懂了欣賞,體會到書中無垠美好的世界。」

最早從中國古典小說讀起,他還記得生平讀的第一本書是《精忠岳傳》。接著讀《封神榜》、《七俠五義》,到《三國演義》、《水滸傳》……。同時接觸到大量三十年代的小?,如巴金的《家》、《春》、《秋》;以及冰心、老舍、魯迅的作品;而蔡元培、羅家倫、徐復觀、蘇曼殊、胡適之的文章更成?他豐美的精神食糧。

慢慢也涉獵歐美古典及現代西洋翻譯名作。例如《戰爭與和平》、《少年維特的煩惱》、《老人與海》、《浮士德》、《基督山恩仇記》、《茶花女》等。透過這些書籍,他接觸到現代新思潮,開啟了一扇向外的心窗。

這也是他熱切吸收知識養分的黃金歲月。「甚至在夜晚熄燈以後,躲進棉被娷I著線香偷偷看書。」養成終生手不釋卷的習慣。

視筆如拂塵,掃去心障垢

他這一生並未受過正式的寫作訓練,但對文字一直有份難抑的熱情,視筆如拂塵,欲掃去人心的障垢。

1945年,年方十八歲,在焦山佛學院讀書,他就編了一份自己專屬的雜誌,訂名為「我的園地」,每月出版。在「我的園地」堙A跟一般的雜誌一樣,有發刊詞、有社論、有講座、有議論、有散文、小說、新詩、隨筆等。

自編自賞固然不錯,若有知音更妙。他嘗試向外投稿到鎮江的各個報紙副刊,而且「命中率」頗高。那時學院不許學生看報紙,但學生都想辦法偷看,看到同學的文章被刊登出來,也想試試身手。 ”我投稿的第一篇文章是〈鈔票的話〉,描寫鈔票被不同的人使用的感覺,如富人、窮人、小人物、有地位的人等。沒想到,這篇處女作竟被報紙刊登出來。有了這個鼓勵,第二篇寫的是〈平等下的犧牲者〉,?容描述貓要吃老鼠,雖然老鼠認?不公平,但最終仍被吃掉了。意思是說,在強權下非對等的立場談公平,那是不可能的。陸續刊出的文稿還有〈一封無法投遞的信〉、〈勝利聲中應有的自覺〉以及各種新詩作品等。“

焦山佛學院有「佛教界北大」的美譽,學生們的文章既有佛法哲理的內容,又有文學美麗的外衣,很受當時鎮江新聞界青睞,因此紛紛邀請他們擔任報紙副刊的編輯。

星雲也接受了《新江蘇報》的邀請,擔任「新思潮副刊」編輯。後來到了徐州,為《徐報》編「霞光副刊」。甚至在宜興的溧陽,與智勇法師合編《怒濤月刊》,雖然這是一份油印的刊物,由於智勇法師的鋼板字刻得非常好,《怒濤月刊》比一些鉛印刊物更為風行,連當時最具權威的《海潮音雜誌》在兩年的各期刊物中,都連續介紹《怒濤月刊》,主編大醒法師並且以很大的標題說:「我們又多了一個生力軍」,給予他們非常大的鼓勵。《怒濤月刊》共出了二十多期,在雜誌中號召年輕一代投身佛教,進而改革佛教陋習,使佛教走向新境界。

台灣佛教最早的現代文學作品

從大陸來到海角一隅的台灣,星雲顛沛流離,孑然一身寄居客地,力求上進的心,卻清楚而堅決。好像種子落地必破土而出,哪怕上面壓著石頭或其他障礙物,當抽出嫩芽,就是旁行斜上也定要鑽出來。

半世紀前的台灣,某些寺院雖然有佛經典籍,也只是束諸高閣,一般信徒既不可望更不可及。市面上看到的佛書,多是課誦本或勸人行善文,偶然有本《阿彌陀經》、《金剛經》,也都是古本製版流通,?容艱澀,印刷粗糙,可謂佛教文化的沙漠。

因此,他嘗試用淺白平易的文字撰寫佛教書籍。諸如 1953年出版的第一本書《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 全憑一本初級日文辭典翻譯出來 ; 讓人了解佛門法器的《無聲息的歌唱》,是在苗栗 法雲寺 看守山林的時候,跪在地上一字一句寫下的;講述佛陀生平故事的《釋迦牟尼佛傳》、介紹佛陀弟子的《十大弟子傳》,是就著昏黃孤燈焚膏繼晷完成的。其中《釋迦牟尼佛傳》還是佛教界的第一本精裝書。

而《玉琳國師》一書數度被改編為舞台劇、閩南語及國語電影(「千金小姐萬金和尚」),甚至改編成為電視連續劇(「再世情緣」, 1993年於中視播出,此劇得到熱烈回響,才剛下檔,第二天就馬上於中午重播,創有連續劇以來第一次紀錄),背後還有一段由尿桶激發靈感的故事。

大師記憶猶新的談起,在一次環島弘法中,他與老友煮雲法師借宿於南投魚池鄉靠山邊的一戶農家,鄉下地方沒有衛生設備,房間娷\了一個尿桶,臭氣四溢,薰得人難受,沒有辦法睡覺。

「喂!煮雲,我睡不著,你講個故事來聽聽。」

煮雲法師滿肚子典故軼談,最喜歡講故事。

「那麼我來講玉琳國師的故事好了!」說完之後,曙光也微亮在天際。

「我一定不負你講故事的辛勞。」

回去之後,他便趴在雷音寺破舊的縫紉機上,把這個故事編寫成書。

這些書籍深入淺出,打破以往佛書的傳統窠臼,編排印刷明晰清爽,令讀者耳目一新,在?讀的同時,自然生起對佛教的恭敬心,提高了佛教的形象。

《釋迦牟尼佛傳》、《玉琳國師》兩書印行高達數十版,讀者從祖父輩到孫兒輩,至今仍有人反覆?讀、津津有味,堪稱是台灣出版史上的暢銷書、長銷書;而且五十年前,這兩本書已經流傳到香港、菲律賓、新加坡、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國家,應該是當地讀者最早接觸到的現代佛教文學作品之一。大師有一回說起:「佛光山能夠蓋起來,除了信徒贊助以外,經費大多從此二書流通而來,所以我常笑說,佛光山是『玉琳國師』買的土地,是『釋迦牟尼佛』興建的殿堂。」

廣交文友,著作逾身

數十年來,大師未曾中斷以文字般若傳播禪悅法喜。來台後,曾負責《覺生》、《人生》雜誌等刊物的編務工作。 1957年、1958年,又分別接下《覺世》旬刊及創辦《今日佛教》月刊。1979年創辦《普門》雜誌,2000年創辦《人間福報》,2001年創辦《普門學報》。他也成立佛光出版社,環繞佛教主題,出版了史傳、教理、藝文、儀制等叢書。近年更發展到有聲書、影音產品。佛光出版社非常重視兒童的讀物,出版了一系列的《童話書》、《童話畫》、《百喻經圖畫書》、《漫畫心經》、《佛教故事大全》、《新編佛教童話集》、《畫說十大弟子》等。尤其是一百本的《佛教高僧漫畫》,獲得行政院新聞局頒發2001年金鼎獎「漫畫類優良圖書」。

由於擔任雜誌編輯,又雅好文藝,他結交了許多五○年代活躍在文藝界的朋友,如陸震廷、郭嗣汾、公孫嬿、應未遲、端木野、高陽、姚家彥、柏楊、朱橋、劉枋、郭晉秀、司馬中原,甚至武俠小?作家臥龍生等。著名文壇夫婦何凡、林海音也曾多次聚餐座談。

這些文學家也頗以作為大師的朋友為榮,在佛光山開山二十週年的時候,共同編寫了一本書《我們認識的星雲大師》作?紀念。

除了主編雜誌,在創作上也交出了一張漂亮的成績單。所謂「著作等身」,他早已「著作逾身」了。

大師日常寫作題材十分廣泛,包含詩歌、小?、散文、說喻、故事、傳記、論文、經典 ……,不僅數量遠遠超過多數專業作家,文體及手法的變化靈巧,愧煞一些不斷重複自己、了無新意的作者。

小?中最膾炙人口的是《玉琳國師》,代代讀者愛不釋手。散文的創作量可能最大,六冊《往事百語》,十二冊《迷悟之間》,十冊《琉璃系列》等均是,單行本包括《修剪生命的荒蕪》、《一池落花兩樣情》等。此外有演講集四大冊、日記四十四冊。由電視節目整理集結的著作包括《星雲禪話》四冊、《星雲說偈》二冊、《星雲法語》十二冊、《星雲說喻》十冊等。佛教釋義類著作《八大人覺經十講》一冊、《觀世音菩薩普門品講話》一冊、《金剛經講話》一冊、《六祖壇經講話》四冊。傳記類《釋迦牟尼佛傳》一冊、《十大弟子》一冊。普及佛學著作包括《佛光教科書》十二冊、《佛教叢書》十冊。評論集有《覺世論叢》一冊。遊記則是《海天遊?》一冊。警世類作品有《佛光菜根譚》四冊;獨創的新詩類著作有《佛光祈願文》二冊。此外有時事評論、主題演說、學術論文、序言、演講稿、座談紀實、語錄、對話等,加上尚未整理出版的,不下數百萬言。

本文未完…摘自 第七部 法幢高舉 第十九章 文心與佛心

 
Copyright© 1999~2022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天下文化/小天下/遠見雜誌/30雜誌/《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週五 9:00∼17:00 服務信箱:service@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