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星雲輝耀第二部 善法緣起第三部 傳燈之旅第四部 佛光世紀
第五部 雲水三千第六部 人間佛教第七部 法幢高舉第八部 真如本性


宜蘭 ,根本源頭

“在我弘法的歷程中,宜蘭是一個很重要的據點,可以說沒有宜蘭的雷音寺,就沒有佛光山;沒有佛光山,就沒有遍布海內外近兩百個道場,更沒有百萬以上信徒、幹部,而且佛光山最早的弟子幾乎都是宜蘭人。宜蘭是人間佛教的發源地。”夫木有本,水有源。木本水源, 撫 今追昔,星雲大師懇切確立了宜蘭為佛光山根本源頭的地位。

的確,”宜蘭經驗”十分關鍵,既是星雲大師推行佛教現代化的實驗室,也是培養優異人才的溫床。 今天的佛光事業遍及世界五大洲,這一切的起始點就是台灣東北角落、謐靜的蘭陽平原。

不離不棄蘭陽情

半個世紀前,在佛教土壤極其貧瘠的台灣,想要弘法度眾,宣揚佛陀的教化,除了機緣、勇氣,更要有智慧和毅力。
機緣出現在1952年,來自宜蘭的李決和、張輝水、林松年、林長青、馬騰等居士參加中國佛教會活動,面邀剛渡海來台的星雲到宜蘭弘法。

這幾位居士其實已北上多次,希望能請一位法師去家鄉駐錫講經。但地處邊陲的宜蘭還是一個沒有開發的鄉鎮,對外交通只有兩種方法:或是經由九彎十八拐、險象環生的公路;或是搭火車。從台北到宜蘭要搭乘四、五個小時煤炭火車,經瑞芳、侯侗、雙溪、頭城,通過二十多個山洞,乘客總是被熏得像「包青天」──臉上、身上、鼻孔堻ㄛO黑污污的煤灰。加上宜蘭經濟條件較差,生活艱苦,請過幾位法師都功敗垂成,沒有一個願意堅持下來。

傾聽了他們的心聲,善良又熱誠的星雲乃自告奮勇,在次年春天第一次來到宜蘭,持續二十天宣講《觀世音菩薩普門品》,講經地點為雷音寺。接著又往返幾次,信徒反應良好,星雲決定留下來。自那之後,再也沒有說過一個「走」字。隨後長達十二年期間蟬聯宜蘭佛教會理事長,可見當地佛教界對他死心塌地的擁戴。

講到勇氣,在當年的宜蘭落腳,的確不是件容易的事,而他的勇氣來自於對弘法的熱切,以及隨遇而安的性格。

宜蘭在地理上是一個三角沖積扇,一面向著太平洋,另一面以崇山之隔,阻礙與西北部平原的交通,自古生活環境較閉塞,民風也較質樸、固執。星雲與宜蘭的 ”第一次親密接觸”是這樣的:當天早晨從台北出發,到雷音寺已是午後,一踏入簡陋寺門,只見大殿被三家軍眷鵲巢鳩佔,空有佛堂卻沒有拜墊,想必是被拿去權充枕頭了。這三家人的衣物鞋襪狼籍四散,殿外還有一隻炭爐餘煙繚繞。角落堣@位老尼師(住持妙專法師),正為人誦經消災。

年輕的星雲沉住氣,靜靜等候,好一會兒尼師誦經完畢出來問:「你是來講經的法師嗎?」「是!」他回答,語音未歇,尼師又飄然離開,過了半小時才有人端出半杯冷茶給他。

初初踏進雷音寺,觀察敏銳的星雲立刻明白了為什麼其他法師都待不下去。

他印象特別深刻,當時吃飯用的湯匙是用鋁皮做的,幾乎沒有重量,常常一陣風吹來,就要起身跑去追湯匙。甚至連 ”方便”都很不方便,必須走二十分鐘到火車站去。幾天後才發現原來寺埵陷Z所,只是因?丹墀成了三家軍眷的廚房,爐子擋住廁所,要等人將煮飯的炭爐移開,才能開門進去如?。

雷音寺占地五十坪,在當時已算宜蘭最大的寺廟,然而前半年他都在佛桌下過夜,半年後寺眾整理出大殿旁邊角落沒有窗子的一間斗室給他居住,屋子低,和尚身材高,一進去連頭都?不起來。堶掠ㄓF一張破舊的竹床以外,只有一架老式縫紉機。每次睡覺的時候,他總是小心翼翼,一躺下來就不敢翻身,唯恐竹床咿呀作響,驚煩別人。多年後他回憶道:”當我從布教的監獄撿來一把監獄丟棄的椅子,欣喜不已,從此每天晚上,等到大家就寢以後,我就把佛前的電燈拉到房門口,趴在縫紉機上 看書、 寫作,由揮之不盡的蚊子嗡嗡相伴到天明。那年,我二十六歲,平生第一次使用電燈。 ”

考驗智慧與毅力

向來吃苦當吃補的星雲,這些物質上的困乏原本不足掛齒,真正令他苦惱的是整體佛教發展環境的囿限。

那時節,台灣佛教氣候不成熟,他的弘法工作也備嘗艱辛。由於台灣同胞曾受日本殖民統治五十年,不僅在生活行為上受制約,在教育機會上也遭剝削,對宗教缺乏正確觀念。加上宜蘭本是一個保守小鎮,接觸外來人、事、物時都比較敏感。尤其「二二八事件」陰影猶存(至今地方父老仍能指出執行集體槍斃的地點),一位年輕的「外省仔」和尚突然出現,一舉一動,想必特別受人矚目。某些人甚至粗魯挑釁或暗中搗蛋,在在考驗他的智慧和毅力。

在雷音寺講經時,常常有人群聚殿外大聲談笑、百般干擾,星雲急中生智,把燈一關,只留下佛前點點馨香。外面喧嘩的人被突如其來的黑暗驚懾住,不由噤聲,這時只見和尚端坐的身形莊嚴肅穆,清晰穩健的說法聲,一句句傳入耳中。他就是用這一招「靜」字訣,收服了不友善的人,有些甚至一改傲慢態度,接受佛法教化。

有一次在宜蘭夜市 (七條道路集中點)佈教,聽眾海會雲集,盛況空前,不料活動進行中,有人從不同方向朝台上丟石頭。事後查出是基督教某長老會的信徒所為。當他組織佛教青年歌詠隊,也引起教內譁然,一些保守人士甚至恐嚇要殺掉星雲,一時風聲鶴唳。

當年的星雲英氣煥發、熱誠聰明,逐一化解了這些危機之後,名聲不脛而走,眾人對他的少年老成、威儀博學十分佩服,宜蘭人不知其名,都稱他為「北門口的師父」。星雲在宜蘭度化的首批信徒,現在都已是八十、九十歲的老婆婆,仍記得師父年輕時的模樣,呵呵笑開鑲滿金牙的嘴說:「伊當時古錐古錐 (很可愛)!」

而年輕的女孩子也對這位英挺偉岸的外省出家人充滿好奇。跟隨大師近五十年的蕭碧霞師姑記得,有一次師父到她服務的電信局打電話(那時很少有自動電話),包括領班在內的二十幾個接線生跑出來看,一時間電話完全無人轉接,宜蘭內外通訊就突然被「當」掉了。後來宜蘭電信局自局長以下,八成員工均是皈依弟子。

人間佛教初試啼聲

 來到宜蘭,星雲並不以衣食無憂為滿足,他審度時勢,觀察環境,擬定了幾個階段性的佛教發展策略,第一步是成立念佛會。在四十年代初,民間文盲的比例相當高,念佛往生西方淨土是接引他們最方便的法門,於是開始組織在家善男信女來共同念佛。換個角度說,這又何嘗不是推廣國民教育的方法,讓不識字的人也有機會拿起經卷逐字逐句唸下去。

 自從有了念佛會,信徒日漸增加,也開始有了經常性的講經活動。公佈消息時,是由二位信徒扛著一塊木板,上面寫著「請聽佛經」四個大字,另一位信徒打著手鼓邊走邊高聲宣傳,引人注意。念佛會堪稱宜蘭佛教的「聖地」,當地人沒有不知道的。即使到了今天,北門那一站的公車站牌上,站名仍寫著「念佛會」。

第二步是發掘佛教青年的力量。星雲自己不善音韻歌唱,但掌握住年輕人愛唱歌、愛交朋友的需求,成立了全台灣第一支佛教歌詠隊。自己寫詞,請宜蘭中學楊勇溥老師作曲。青年朋友來了,他還親自端凳子、倒茶水。為讓青年朋友有實質的收穫,又設立了國文班,由於他國文根底紮實,批改文章又認真勤快,深受年輕知識分子喜愛。他的第一代弟子,有「佛教界才女」之稱的慈惠法師就坦承:「最初親近師父不是因為想學佛,而是去學作文的。」

 她在〈隨侍翻譯二十年〉一文中回憶當時一班年輕朋友的感受。「當年師父領導宜蘭念佛會,有各種接引青年人的活動,唯一能攀上緣的是唱歌、郊遊,和古今文選的課。在這些活動中,師父高雅的談吐、睿智的思想、廣博的學識,給我無限的震憾,無比的感受。我們把他當作父母,當作老師,忘記了他是和我們有隔閡的方外人,也忘記了自己心中曾經有過對佛教的成見和拒絕。不久我們要求師父指導學習寫作。每天清晨,我們把寫好的文章放在雷音寺佛堂中的供桌抽屜堙A第二天放入第二篇,同時取回昨天的作業。在那方格上,有許多硃紅的圈點,有鼓勵、讚美、指點的批語。拿到手堙A我們就迫不及待的互相傳閱,歡喜雀躍。隔一段日子,師父會集合我們,當面講解各種寫作技巧,指示每一個人文章的得失。」

?了使佛教突圍脫困,他以別出心裁、打破保守的布教方式接引青年學子。由於充滿創意及活潑生動,一群群青年被這些現代化的度眾方式吸引。其實自己也比他們大不了幾歲的星雲,經常帶領青年人踩著腳踏車到各鄉鎮弘法。每當布教圓滿結束,迎著月光,走過阡陌田野,師徒們歡喜和樂,歌聲中盛載滿懷的溫馨,心靈就像當頭的皓月般明淨。星雲福至心靈,將這種景象與心情描繪出來,請人譜曲,這就是後來佛光人代代高吟的”弘法者之歌”。

本文未完…摘自 第三部 傳燈之旅 第六章 宜蘭 — 根本源頭

 
Copyright© 1999~2022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天下文化/小天下/遠見雜誌/30雜誌/《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週五 9:00∼17:00 服務信箱:service@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