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水日月”外一章
第一篇 千里之行始於腳下

編按
繼”傳燈-星雲大師傳”,”薪火-佛光山承先啟後的故事”之後,作家符芝瑛再度費時一年餘,完成”雲水日月-星雲大師傳”一書,作為佛光山開山四十周年紀念及星雲大師八十華誕的獻禮。

”雲水日月”甫一出版即榮登誠品書店暢銷書排行榜第一名,符芝瑛也應各方邀請,展開一系列作者讀者見面會與簽名會,預計將走遍臺灣各地,甚至旅行世界各地,與大家分享書堮悒~的心得體會。

本刊(人間福報)特別邀請符芝瑛記錄旅次中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感,不定期刊出,以饗讀者。

“雲水日月-星雲大師傳”出版至今將近兩個月,常常有人問我,書名是否有特殊含義,我是這樣回答的:”雲水”代表空間上的廣大無礙,”日月”代表時間上的綿延賡續,前者是橫坐標,後者則是縱坐標,一橫一縱,借此建構立體的`全方位的面向,來呈現佛光山四十周年的軌跡,以及星雲大師八十人生壯旅。用佛教的語言形容就是”豎窮三際,橫遍十方”。

作為書名,這四個字非常詩意,富含想象空間;作為現實,這四個誠然是星雲大師一生的寫照,為弘揚佛法,為利益?生,他自謙一介平凡出家人,卻做出了許許多多不平凡偉業。

何其有幸,憑著一份文字因緣,我認識了佛光山與星雲大師,也得到一個”會跟”的外號,這些年下來,我不但會跟,而且跟得興味盎然,法喜充滿。

現在,如同離開母親翅膀呵護的雛鳥,我也有機會搭著”雲水日月”的氣流,獨立振翅飛翔了,一方面到各地分享寫作心得,一方面參學充電。既興奮又忐忑。

今後將借”人間福報”一角,如實向讀者們報告我的雲水經驗,望大家批評賜正。

第一站是由”人間福報”所舉辦的素食博覽會開始,立刻給了我無比的信心與動力。

那天午後,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位比丘尼筆直朝簽名處走來,人還沒站定就開口:”你就是符芝瑛,我找你十年了!”當時心中升起一連串問號:這位出家人素未謀面,?什?找我,而且已經十年了?還來不及回答,他又接著說,我是馬來西亞人,十年前是因?讀了你寫的”傳燈”一書才開始親近佛法,後來發心剃度出家。短短幾句話,猶如一把大鐵錘,重重撞擊心頭,一念閃過:以前讀到”諸供養中,法供養第一”,這時才明白其中含義,文字的力量竟然可以超越時空,改變了人的一生。同時瞭解到佛光山四大宗旨中”以文化弘揚佛法”的密密深意,原來,看似寂寞又漫長的文化道路,正是?生所呼喚渴求的。

同樣的,在佛光山與大?分享的時候,聽到依日法師說,從”雲水日月”找到了人生的意義;高雄普賢寺的一位師兄則神情激動地表示,他進入佛光山二十年,四十年堳雈i惜錯過了前二十年,至於後二十年,他在”雲水日月”書中,處處都仿佛看到自己的影子……..

這些觸動體悟之外,還發生了一些有趣的插曲。

山上一位年輕的法師有點不可置信的問身旁師兄:這真的是符芝瑛小姐嗎,我小時候就讀過他的”傳燈”,和照片不太像耶?見他認真又疑惑的表情,我帶著些許頑皮,打趣他說,不像嗎,你可以再靠近一點!再靠近一點!

普賢寺當晚,我因為已經連續講了好幾天話,又每天簽書近百本,嗓子啞了,手臂酸疼,住持滿益法師慈悲,立刻找來藥膏貼布,滿機法師不但幫我泡桑椹茶,還幫我按摩,真是慚愧!在苗栗大明寺,社區大學的學員一半以上都不是佛教徒,但都聽得津津有味,一位小姐說,她第一次來大明寺,還是臨時被朋友拉來的,但是這個晚上頗有收穫,覺得不虛此行。

所謂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經過這幾天,更能體會星雲大師雲水度眾的甘苦。未來一年,我發願以區區之身,行千里,結萬緣,效法星雲大師”雲水日月”。

 
Copyright© 1999~2020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天下文化/小天下/遠見雜誌/30雜誌/《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週五 9:00∼17:00 服務信箱:service@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