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星雲輝耀第二部 善法緣起第三部 傳燈之旅第四部 佛光世紀
第五部 雲水三千第六部 人間佛教第七部 法幢高舉第八部 真如本性


小小佛種降人間

中國自古即有地靈人傑之說,在中日佛教史上,長江邊的古城揚州因?曾經出過一位飲譽東瀛的鑒真大師而盛名不墜,氣宇非凡。

鑒真大師?唐朝律學高僧,西元742年受日本僧人榮叡、普照的請求,赴日本弘傳律法,隔年?程東渡。但六次航行,?受海賊、暴風等阻礙,顛沛流離歷時十年,矢志不渝,直到六十六?才到達日本。當時鋻真大師已雙目失明。

他在日期間不僅辛勤傳法,而且把唐代繪畫、書法、雕塑、醫藥、工藝、印刷、建築等文化碩果帶至日本,日本天皇因感念大師的恩德,以及其”為佛法也,何惜生命”的偉大宗教情操,詔賜”傳燈大法師”,並與皇后、全國軍民上下,恭受菩薩戒法。鋻真大師更替日僧重授戒法,為日本登壇受戒之嚆矢。

古今人才相遙映

他東渡的重大意義除了延伸佛教力量之外,更可以說是一個僧團形式的文化代表團。大陸學者郭沫若先生曾如此讚譽鑒真大師:“鑒真盲目航東海,一片精誠照太清。捨己?人傳道藝,唐風洋溢奈良城”。

鑒真大師圓寂一千二百周年時,大陸故佛教協會主席趙樸初和日本佛教首領大谷瑩潤分別代表兩國鑒真紀念委員會,商定在揚州建造紀念堂,1973年動工,次年竣工。該紀念館由著名建築專家梁思成(梁?超之子)設計。正殿中央坐像?鑒真乾漆夾像,按照日本招提寺“模大和尚之影”而造,結跏趺坐,合閉雙目,神態安詳。

這座位於大明寺內的紀念堂遊廊周接,佳蘭芳卉,雲板木魚,終年吸引海內遊客信徒恭敬造訪。

除唐代鑒真大師、明代民族英雄史可法外,揚州近代還孕育了不少著名人物,包括以”背影”一文膾炙文壇的朱自清以及洪友蘭、陳果夫等人,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也是揚州人。江主席少年時就讀揚州中學,父親江上青烈士就葬在揚州。2005年,由美國作家庫恩撰寫的”他改變了中國-江澤民傳” 一書在大陸掀起暢銷熱潮,庫恩甚至親臨揚州進行簽名售書,表示對江澤民故鄉的尊重。

同年,江澤民親赴揚州,為自己命名的”潤揚大橋”主持通車典禮,他赫赫的歷史地位,儼然一張純金打造的名片,讓父老鄉親拿得出手,吐氣揚眉。

遠在大禹治水的商朝,揚州就是九州之一;從隋煬帝開鑿大運河,又成為南北經濟文化的要道。清朝乾隆皇帝六遊江南,富裕揚州是必臨之地。

揚州位於長江口,風光明媚,景物怡人,吸引了歷代騷人墨客駐足流連。李白送孟浩然去廣陵時描寫:「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孤帆遠影碧空盡,惟見長江天際流。」揚州的秀麗超塵可見一斑。

自中國大陸改革開放之後,處於長江金三角樞紐的揚州除了經濟發展突飛猛進,更將眼光集中到這座文化古城的魅力,深入挖掘揮灑。其中一項計劃是興建培養現代化僧才的 ”鋻真學院”。2005年6月,出身揚州的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發心在該佛學院中捐獻一座集教育、研究功能為一體的「鋻真圖書館」,邀請台灣著名建築師姚仁喜設計 , 來日必將成?揚州文化學術風景中的亮麗一點。

在鋻真圖書館捐贈簽約協議簽署暨開工儀式中,星雲大師面對著海峽兩岸數千名信眾表示:”一千多年前鋻真大師把中國的文化、中國的佛教帶至日本,如今晚輩的我們正踏著他的步伐走向世界。揚州自古即為人文薈萃的名城,更是一個正在起飛的希望之城,歡迎大家常來結緣,把尊敬的心、慈悲的心、關懷的心永遠種植在這片土地之上,再造揚州的輝煌。”

這一番舉動話語既體現了振興教運的諄諄誠意,也透露出他反哺故鄉的孺慕摯愛。

相隔一千二百五十年,兩個出身揚州的和尚,穿越歷史,遙遙招呼,會心一笑……。

就這一顆李子紅

 距離揚州市區約莫 十公里 的江都,正是一代宗教界重量級人物星雲大師的老家。

1927年農曆7月22日,他就在就在靠近仙女廟西的一幢青磚院落婼洏矷C

江都方圓數十里百姓以務農?生,這戶李姓人家,男主人名叫李成保,?了多賺點錢養家糊口,經常奔波各地經營小生意,此外他燒得一手好菜,偶爾應鄉親邀請,大展廚藝;女主人劉玉英是典型的農村婦女,丈夫出門在外,家中粗活細活、養育兒女的責任都靠她雙肩擔起。

李家之前已育有一男一女,連同星雲及數年後出生的弟弟,構成了六口之家。

這個俗名國深的孩子,在兄弟中排名第二,母親因而昵稱他?”二太爺”。

這本是一個當代當地極平凡的家庭,兄弟姐姐三個人該成長時成長,該結婚時結婚,該生子時生子,該老去時老去。只有國深,他的一生非但極不平凡,甚至還未落地就現出種種「異相」。

已經往生的老奶奶劉玉英女士曾在南京雨花精舍接受記者採訪,當時的她身體硬朗、精神瞿鑠,透過孫子的”翻譯”,用一口濃重的揚州鄉音,回憶這個”二太爺”幼年的歷歷情狀:

 「我要生你們師父的時候,曾夢見一個小金人在我床前翻東找西,都不講話。

 我就問道:『喂!你在找什麼呀!』

 旁邊有一位白髮老人就說:『他在找稻穗!』

 『我的床鋪下都是乾的稻草,怎麼會有稻穗?』話才剛說完,那個小金人就真的抽出一支稻穗來。

 白髮老人接著說:『這稻(道)穗就是會結果。』」

 從老奶奶口中得知,這個胖小子一生下來「臉是半邊紅的,半邊白的」,在鼻唇之間的人中部位,有兩條細細的紅線。「李成保家堨秅F個妖怪!」的傳言立刻在鄰里間不脛而走。為了不驚嚇鄰居親友,母親多半時候都用一根繩子把這個兒子栓起來。好在這些相貌上的不尋常在他兩、三歲的時候,就逐漸消退了。

對於這些帶有「神話」色彩的故事(夢境),星雲自己當然聽過多次了,但他對幼年的事已全無印象,當母親向來人津津樂道,他也只是盡人子本分,坐在旁邊微笑聆聽,既不否認也不掛懷。  

時光悠忽大半個世紀,江都那幢老房子已經翻修得軒敞潔淨,一樓一底,跨院天井。初春時節,江南新綠,信步在仙女廟附近遊蕩,望著熙熙攘攘車流,回味老奶奶的娓娓憶述,似乎她早已預感到這個兒子日後不凡的際遇。

 「那時家中用品要靠擺渡到對岸去買,中日戰爭時,沒有人肯為賺一毛錢而冒生命危險去擺渡載客。那時你師父才十歲,衣服脫下往頭上一紮,就下水。那運河水很急,很少有人敢下去游泳,可是你師父每次都能把家婸搨n用的東西買回來。大家都說這二小子不簡單,李家樹上的果子,將來就看這一顆紅。」

勤勞慈悲,與生俱來

星雲大師的一生,悲智雙運,大願力大心量,讓許多追隨者由衷相信他是菩薩倒駕慈 航 來人間。

非佛教徒或許不承認有前世來生,但?什?莫札特、李白這些所謂的神童,能在那?幼小的時候就展露出驚人的智慧才華?追溯星雲大師童年的表現,可以看出偉人之所以成?偉人的宿世因緣。

說到勤勞精進的性格,他曾在一次演講中提到,才五、六歲的時候就已經會趁著大人出門工作,主動打掃居室環境內外,包括揀爛葉、通水溝,連爐?堛 草灰 都扒得乾乾淨淨。他也常常清早提著竹籃子到路上撿牛糞(可以當燃料),拿去換幾枚銅錢,減輕父母經濟負擔。

 至於他慈悲結緣的性格,大姐素華是見證者。

在手足之間,星雲從小就和長他三歲的姐姐感情最親密融洽。雖然經過多年骨肉乖隔,聚少離多,但談起幼年時節的種種,大姐話語中仍流露出姐弟情深、摯愛溫馨。「他從小就和我們其他小孩子不一樣。」在大姐記憶中,弟弟從未和玩伴爭吵打架。三歲多時,糖果罐都拿不動,就用拖的拖到院子堙A招呼左右鄰居的小孩來吃糖。大家都笑李家養了一個「傻子」,只知道把東西送給人。

一邊說著童年點點滴滴,大姐邊體會出弟弟從小就已顯現出佛性,出家或許是前世注定。

她記得有一個歲盡冬殘的夜晚,大家圍著火爐講故事,長輩提到人間的苦難,主角是一位白鬍子老公公,住在深山堣S窮、又病、又餓……。故事還沒說完,發現弟弟不見了,原來他躲在桌子底下為老公公流淚呢!長輩告訴他故事是虛構的,他不信,晚飯也不吃,說是要拿去給老公公吃。家人擰不過他,只好帶他去找外公,把飯送給外公吃,他才安心回家。

另外一件事也令大姐記憶深刻,二弟一向喜歡小動物,五歲那年,看見一群被雨淋濕的小雞,擠在一堆瑟縮發抖,於是把牠們一隻隻抱到燒柴的?門口去烘乾。其中有一隻驚慌掙扎跑進?堙A連忙救出來,小雞的下喙已被火燒掉了一半。小男孩自此對這隻小雞格外用心照顧,為了怕牠沒有下喙吃不到米,特別在土堳鶪@個小孔,把米倒在孔媮牠。後來這隻雞健康長大到能夠下蛋。

有一年,知道弟弟要回家幫母親祝壽,大姐素華帶著二兒一女,遠從夫家廣西柳州坐了四十八小時的硬座火車,趕到南京來團聚。

 坐在弟弟為母親養老而置的雨花精舍庭院中,自嘲為鄉下老太太的大姐,皺紋底下依稀可尋當年的清秀美麗。去過美國西來寺,也訪過佛光山的她,雖知道弟弟已是舉足輕重的大人物,但在她心版上,永遠鑲嵌著十歲左右白胖可愛、笑起來有兩枚酒窩的二弟。

平等柔軟心

佛教提倡”無緣大慈,同體大悲“,涵意是說天地?生都應該得到平等慈悲關愛,而星雲自小就對動物表現出無私無盡的慈悲。

大陸著名畫家李自健曾畫過一幅以小孩與狗?主角的畫,庭院一角,正是薄暮時分,炊煙裊裊,約摸五`六歲的小男孩,紮著一支沖天辮,手端一碗飯,正你一口我一口的與小狗分享。這幅是以星雲大師的童年故事?藍本而創作的。

提到這段童心童趣,星雲大師滿月般面容的?條益發柔軟:“我從小對小動物愛護有加。記得過去鄉人都說 狗 只能吃一餐,但我將心比心,不忍其飢,所以常常在吃飯時,藉故端著碗,踱到院子堙A與狗兒同享飯菜。那時兵禍荒年,有時被家人發現,難免一頓責備,人都沒得吃了,還要給狗吃?我倒覺得,人不一定要吃,但狗還是要 餵 的,因?狗子不會?話叫餓啊!”

“ 九 歲那年,我親手飼養的小白鴿飛失,好幾天不見牠回來,我掛念鴿子乏人照顧,挨餓受苦,竟至傷心欲絕,投河自沒。不知是自己命不該亡,還是從小泳藝超群,竟然順著水勢,一路浮到彼岸。早年我在宜蘭創辦慈愛幼稚園,?了培養小朋友的愛心,養了猴子、鳥兒。畜園的老闆一再勸我不能給猴子水喝,否則會很快長大,就不好玩了。但是我想到口渴的難過,於心不忍,還是每天 餵 牠水喝,不多久,猴子竟然長到比半個人還要高大。等到養的再大一點的時候,我見牠終日關在籠子堙A心生悲憫,於是放牠回歸山林。”

本文未完… 第二部 善法緣起 第二章 小小佛種降人間

 
Copyright© 1999~2022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天下文化/小天下/遠見雜誌/30雜誌/《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週五 9:00∼17:00 服務信箱:service@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