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星雲輝耀第二部 善法緣起第三部 傳燈之旅第四部 佛光世紀
第五部 雲水三千第六部 人間佛教第七部 法幢高舉第八部 真如本性


不捨一個眾生

  美國「九一一事件」舉世震驚,現代亮麗的紐約世貿大樓瞬間灰飛煙滅,數千人葬身廢墟。一個月後,佛光山星雲大師親率四十名僧眾弟子,深入災難現場誦經灑淨,這是自從事件發生,第一個前往關心慰問的佛教團體。

  星雲大師由警方專車接送,在臨時搭建的棚台為警消及挖掘的工程人員舉行誦經、灑淨,希望藉由灑淨的儀式,安定受創的心靈,讓生者消除恐懼;亡者早日上生,並且喚起人類慈悲的佛性,讓世界更美好,遠離一切暴力,促進世界和平。他對罹難者祈願祝禱說:「在九一一暴徒恐怖攻擊事件中,你們無謂的殉難了。你們大都是信仰基督教、天主教的信徒,你們所信仰的上帝必定會接引你們到天堂安息。我們是來自東方的佛教徒,此來一是表示關心慰問,同時也為你們誦經助念,希望為你們助長因緣,上生天國。世間一切的紛紜擾攘,也希望你們就此放下,你們的親人將會因為有政府和愛心人士而得到幫助,甚至為美國的安定富強而貢獻力量,你們就放心的去吧!」

  星雲大師的祈願祝禱透過英文翻譯後,在場人士莫不感動落淚。灑淨儀式由大紐約區的宗教司主教 Rev.John Heimstra 全程陪同,這個歷史性的一刻,意義非凡。

  事後根據來自約紐的消息指出,紐約世貿大樓九一一坍毀後,五千餘名失蹤人口屍骨不全。星雲大師率領四十位法師到現場灑淨後,隔天竟奇蹟式地挖出二具完整屍體,幾天後又陸續挖出十四具全屍。

  不久美國向阿富汗開戰,擔心恐怖組織報復,在這樣的非常時刻,人心惶惶,謠言四起,佛光山星雲大師毅然照著既定的弘法行程,於 10月初搭機前往美國,展開一連串弘法活動。前後十六天,總計作了一場「宗教領袖的對談」、四場大學與國會會議中心舉辦的「佛學講座」;出席了六場「梵唄音樂會」,主持了三場「三皈五戒」、三場「記者會」、數場「佛光會幹部講習會」以及「童軍授證」等。雖然此次美加之行危機重重,但他認為,?了滿眾生需要,為了弘法,個人死生何足懼。

極致發揮生命能量

  今年八十歲的星雲大師,十二歲出家,在《雲水三千 —星雲大師弘法五十年紀念影像專輯》中形容他「弘化三間—時間是五十年,空間是五大洲,人間是無計數」,直追唐貞觀年間翻越天山,橫渡帕米爾高原天險,西行求法的玄奘大師;或是早他二百多年,九死一生弘法行腳足跡遠佈現今巴基斯坦的法顯大師。他們共同的點是超越時空形體的限制,將生命能量發揮到極致。

  有人從他的日記中去統計,一年大約繞地球兩周半,平均每天旅行一百六十公里,一個月之?行遍四大洲。以下是部分日記?容:

1993年4月6日離開佛光山,第一站到印尼雅加達。

  在印尼,回教的政府對於種族和宗教立場偏激,據說佛教從未獲准在寺院以外的公共場所弘法,而星雲大師在廣場和大會堂的公開演講,每場講座均在二千人以上。雅加達、蘇門答臘皈依佛教的印尼人在千人以上。

  于雅加達成立「印尼佛光協會」,棉蘭也成立了「棉蘭佛光協會」。接著到馬來西亞,先在檳城作了兩天的演講,接著到吉隆坡,在可以容納二萬人以上的體育館演講,馬來西亞所有報紙更以第一版彩色版面多次刊登弘法的盛況。

4月17日晚間,乘了十五個小時的飛機到達巴黎。在巴黎成立了十八個佛光協會的分會。20日,到倫敦作數場演講,也成立了「倫敦佛光協會」。

22日,從倫敦乘坐十三小時飛機,到南美洲的巴西聖保羅。巴西正是等待佛教開發的地方,在巴西成立了「巴西佛光協會」,張勝凱居士將私宅獻給佛光山作為道場,更名為如來寺;斯子林居士在里約的房子也獻作道場。

  在巴拉圭的東方市,作了另一場佛學講座。在烏拉圭也成立了佛光協會籌備委員會。又飛行了九小時到了紐約,也成立了紐約佛光協會。

1993年7月10日,從佛光山經日本(東京)抵俄羅斯(分別在莫斯科及聖彼得堡成立國際佛光會分會),繼而轉往歐美地區,巡視當地佛光山道場,途經法國(巴黎)、德國(柏林)、英國(倫敦)、加拿大(多倫多、溫哥華)、美國(洛杉磯、聖地牙哥、三藩市),整整一個月時間,遍訪七個國家,十二個大城市,終於又回到佛光山。

  在雙足踏上俄羅斯土地的那一刻,想到這是個禁閉了一百多年的鐵幕國家,他不禁感慨萬千。在聖彼得堡為佛光協會授證 (由國立聖彼得堡大學一群大學教授所發起),俄國第一次響起了莊嚴肅穆的”三?頌”,每一個人都認真地合掌唱誦。會長陶奇夫教授說:「俄國的佛教界一直渴望與世界各國的佛教團體保持聯絡,可惜苦無管道,一直至佛光會的信息傳到俄國,彷彿為俄國的佛教帶來了希望。星雲大師是最早來俄國弘揚佛法的僧侶。」

1994年,從8月9日到歐洲,兩個禮拜走了九個國家、十四個大城市。每天搭機乘車,短則三小時,長則四、五小時,最長的是從巴黎經法蘭克福回到台灣佛光山,總共飛了二十六個小時。9月則是從台灣飛了十二小時到洛杉磯,10月從洛杉磯飛澳洲雪梨,機程是十五小時,到了雪梨又飛到布里斯本、墨爾本,又是三小時、四小時,過幾天又飛到南非,飛行十六、七小時。


大海不?之舟

  翻開他這些年行腳雲遊的記錄:訪問日本、韓國不下十次;星馬泰弘法持續二十年以上;八去歐洲;六朝印度聖地;十去紐澳;三去非洲;走遍美加東南西北;拜訪中國大陸的壯麗山河 ……。

  佛光會教育文化組召集人趙麗雲看完《雲水三千 —星雲大師弘法五十年影像展》,感言:「在三千大千世界中,如行雲流水般,時時準備好出發,一旦?程即時時創新,灑脫的釋放生命於滄海長天,永遠不問雙腳會把人間淨土帶到何方,也不計較何時能夠帶到,但在常轉不歇的行腳中,卻仍至情至性地,時時、處處,藉由給人信心、給人歡喜、給人希望、給人方便,將佛陀關愛人間的本懷,一步一腳印擴散出去。」

  僧鞋走過,留下四色蓮花;衣袂揚起,揮灑七?淨土。

  隨著他雲水的足跡,佛光山別分院一座座矗立;佛光會會旗一面面迎風飄揚;佛光種子一把把播撒,人間淨土一片片完成。近二十年佛光山快速發展,與他五十八歲交卸主持職位之後帶頭走出去有莫大關係。既締造了世界性、全方位的佛教事業,也開創出個人生命燦爛的第二春。

  回顧退位初心,除了希望落實制度,培養新血,也想辭卸行政瑣事,以便有餘裕靜修、課徒、讀書、寫作。然而以他旺盛的生命力,在六十歲不到的壯年,絕不可能就此息隱。「他很有智慧,在佛光山任憑怎麼做,不過是個住持;他必須把蛋殼啄破,退位其實開啟了生命的新航程。」比星雲大師長兩歲,也是皈依弟子的張培耕一語道破。

  印證這二十年的表現,星雲大師果真如破繭而出,卸下仔肩,反而像是大海不?之舟,鼓帆遠洋,開創更寬廣的弘法之路。如果他仍然霸住位子不放,恐怕沒有今天百萬會員的佛光會,也沒有大佛光山的恢宏格局。

  他說:「我對於世間的名位,上台下台,一向都看成浮雲一般,你越能放下,你也才能越高,越自在。 ……我這一生沒有刻意掛礙自己的前途,想要去造就什?豐功偉業,都是很隨緣,我只是按照制度交棒,退位那天,連開山寮都沒有回去,直接下山去了北海道場,第一個念頭是,讓接棒的人好做事。」

  「一個人捨去一些,才能得到一些,後面的腳?起來,前面的腳才能邁出下一步。」

  有人詢問:「你退位後佛光山是屬誰所有?」他這樣回答:「佛光山不屬於某一個人所有,只要你心中有佛光山,佛光山就是你的……。而我本身也不覺得佛光山是我的,因為世界、宇宙都是我的……。」

  「因為我能放下,放下了才能再提起。」星雲用一首佛門偈語道出自己的心情:

  手把青秧插滿田,低頭便見水中天;

   身心清淨方為道,退步原來是向前。

本文未完…摘自 第五部 雲水三千 第十三章 不捨一個?生

 
Copyright© 1999~2022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天下文化/小天下/遠見雜誌/30雜誌/《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週五 9:00∼17:00 服務信箱:service@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