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製造化學文盲!──懂化學好處多

      有次我到電台錄完節目後去搭電梯,電梯開門後發現裡面已有兩位年輕人,在我跨進去時,其中一位衝著我問道:「你是名人嗎?」我聽了著實一愣,心中盤算該如何回答這個深具哲學意味的問題時,他的同伴搶先答了腔、掀了我的底牌:「對啦!他就是在廣播裡,講解化學的那位先生啦!」這下可好,我面前這位哲學家顯然抓到了話柄,嬉皮笑臉的調侃我說:「哎呀,糟糕!我們哥兒倆跟科學家關在同一部電梯裡啦!」接著他又自告奮勇的告訴我,他的高中化學成績只有兩分,而且「那兩分還是靠考試作弊得來的。」

      我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形。常常我在演講結束後,都會有聽眾來找我,似乎有意思要向我告解,以減輕靈魂深處的負擔,卻缺少真心懺悔的謙遜。他們要嘛告訴我,在高中階段上科學課時,都在睡覺;要嘛就說化學是他們在高中時代,唯一不及格的科目。這種表白對任何科學教師來說,都是極痛苦的折磨,但更糟糕的是,他們接著暗示,社會上會有這麼多科學文盲,部分得歸咎於老師把科學教得很爛又很無聊。

      科學文盲可不是好玩的事。不錯,我們當老師的在改考卷時,看到學生寫出異想天開的答案,常會忍俊不禁。譬如有人說,富蘭克林用了兩隻貓,互相摩擦而產生了電荷啦!或者說一氧化碳因為有「無臭無味」的特性,所以便於檢驗。但是笑完之後心裡卻是無比沉重,因為對科學基本原則毫無概念的人,很容易會陷入各種毫無來由的恐懼中,或受到江湖郎中的詐騙。

      不久前,一位男士來信說他不敢使用電毯,因為擔心蓋上電毯後,全身會充滿「放射性」。還有人寫信告訴我,他們花費大把銀子,投資一家在哥斯大黎加的公司,因為該公司新發明了一種方法,能夠把砂,轉變成為黃金。以及一位女士來信憂慮道,她使用的代糖裡面,含有二氧化矽,不知這樣是否會導致乳癌。

      前兩封來信,應該一看就知道毛病出在哪兒。但是第三封關於二氧化矽的案子比較有趣。二氧化矽其實就是砂子。這位女士顯然把「矽」(silicon)跟「矽酮」(silicone)給搞混了。矽酮是人工合成的橡膠,也稱矽膠,一度用來做隆乳手術的襯墊材料,但因為陸續出現許多後遺症而叫停,不過在諸多後遺症中並沒有乳癌這一項。僅因為幾個錯誤推測,搞得這位可憐的女士,為了根本就不存在的威脅,惶惶不可終日。

      至於二氧化矽怎麼會跑到代糖糖包裡呢?原來這些人工合成的糖,甜度非常高,只要一丁點就甜得不可開交。用砂子當填充材料稀釋代糖,可以讓紙包大一點、重一點、比較好使用一點,而且吃一點砂子到肚子裡,並不會出什麼問題。但是對不知詳情的人來說,會覺這種把「化學物品」偷偷放到食物裡的行為,是殘害身體的舉動!

      啊!不錯,惡名昭彰的化學物品!它是當今世間,最受曲解的詞彙了。讓我再舉些實例。知名的暢銷食譜《小氣美食家》(Frugal Gourmet)的作者公開宣稱:「一般人不願意浪費時間烹飪,於是上快餐店去解決飲食問題。但反倒因為快餐店食物裡的化學物品,而減少了五年陽壽!」但是事實上,完全沒有化學物品的餐飲根本就不成餐飲,除非你老兄吃「真空」就能飽!

      在某個電視脫口秀節目裡,一位芳療師侃侃而談,煞有介事的向聽眾報告她如何苦心孤詣,尋覓到一系列「含化學物品比較少」的化妝品。老實說,她從她的化妝品裡聞到的,是她的豐厚利潤,而我從她的說辭裡嗅到的,是一派胡言亂語!

      關於化學物品的荒謬言論居然還在法庭出現。美國加州法院在審理一起幫派份子火拚事件時,檢察官敘述當時情形是「就像氮氣遇著了甘油,保證會一觸即發,爆發暴力衝突……」這位檢察官會這麼說,大概是因為他印象中約略記得,硝化甘油(C3H5(NO3)3)是爆發力極強且極不穩定的炸藥,但是他顯然對化學毫無概念,以為簡單的把氮氣(N2)跟甘油(C3H5(OH)3)混合就可以產生硝化甘油。事實上,因為空氣裡有百分之八十是氮氣,甘油成天都跟氮氣觸,它們一向和平相處,不會引發爆炸的!

      比較起來情況更為嚴重的例子是,在不久以前,身著抗汙染裝的清潔隊員,到位於德州跟阿肯色州州界上的小城卡薩卡納,去處理水銀(Hg)汙染造成的警急事件。這次意外事故的元兇並不是化學公司的疏失,而純粹是人們對化學的無知。原來是當地有幾位青少年,跑到廢棄的霓虹燈工廠裡尋寶,找到了重達20公斤的水銀。這些閃亮的水銀實在很好玩,於是他們把它帶回家分送給朋友、灑在自己家裡跟學校裡的地板上。結果造成八戶人家的家具裝潢,全部都得拆除,有六名學生進了醫院,有足夠的時間在醫院中認清水銀危險的真面目,而這些真面目早在中學化學課程裡就該學過了!

      這個水銀事件顯示出科學教育上可怕的缺失,而佐訥(Nathan Zohner)的故事,更令人心生警惕。這位聰明的年輕人用很簡單的實驗,獲得大愛達荷區科學展覽的首獎。他請大家簽名支持,要求當局禁止一氧化二氫的使用。因為首先,這玩意兒若是叫人呼吸進去,有可能致人於死;其次,它是酸雨中的主要成分,另外,在末期癌症病患的腫瘤裡面,到處都可以發現它的蹤跡。結果每50人中,居然有43人義不容辭的簽下大名!而這個恐怖的化學物品一氧化二氫(H2O),就是水而已。這個懂化學的年輕人,沒有用複雜的儀器,輕輕鬆鬆就得獎了。而他能得獎,靠的就是一般人對化學物質的恐懼與不瞭解。

      至此你應該已經猜了出來,我說這麼多,是為了呼籲增加並改善所有層級的科學教育。情況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譬如針對青少年的民調顯示,他們普遍認為科學家都是「書呆子跟沒出息的傢伙」。雜誌上的文章勸導讀者多喝水,理由居然是「水裡頭有三分之一的成分是氧氣,喝了之後能夠讓你更加機敏靈活」。而美加地區的許多中學,竟然不需要修習完整的化學、物理或生物課程,就可以畢業!

      當然,近來也有一些正面的發展。比方說,中學的科展發展快速蓬勃,已蔚為風氣。某些大專院校增加了注重日常生活科學的課程,取代不著邊際的玄奧理論。也許其中最讓我們當老師的覺得充滿希望的,或許是現在的學生資質水準讓人激賞。一旦你能引導他們看到科學的新奇美妙,多樣實用的一面,而不是一堆可有可無、沉悶呆板的觀念跟公式的話,學生都能變得有創意、有洞察力及理解力。學生中有許多可造之才,值得我們去花工夫培植。我在不久前的一個科展上遇見一位學生,他發展出獨特的方法,把馬桶坐墊塗上發光的化學物品,讓馬桶在黑暗也能現身。我想,他絕不會在禁用一氧化二氫的請願書上簽名。(摘自本書第一篇(就是這樣愛上化學))

Copyright© 1999~2022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天下文化/小天下/遠見雜誌/30雜誌/《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週五 9:00∼17:00 服務信箱:service@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