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購書車 | 會員中心 | 客服中心
展現了一位領導者如何親身示範,以遠見及熱情感動員工、感動客人;用飯店這個平台和世界做朋友,做第一線的國民外交;亞都示範了一家公司如何以慈善公益感動一個社會,將營利事業打造成人文地標;亞都以一家飯店之力,代表國家巡訪世界,以觀光推廣做到外交以外的「外交」,讓全世界驚艷、動容。
 
  名人的感動
  員工的感動
 

邱平興 | 亞都天香樓的行政主廚

都提供給他原本想像不到的舞台

  教邱師傅感動的還有一些小故事。有一次推廣團巡迴歐洲到荷蘭,晚上計畫要在一家中餐廳舉行國宴,而且大手筆地席開二十幾桌。

因為難得出國,午飯後,團員趁空租車出去走走。擔任國宴大廚的邱平興,算了一下,要準備二十幾桌的菜,如果中午不開始做,晚上鐵定來不及,於是獨自留下來忙。

正當大夥沉醉在荷蘭的綠野平疇、風車點點時,嚴長壽起身點名,「咦?怎麼少了一個人!」他發現邱師傅沒有來。「停車!」嚴長壽要巴士司機停下來,自己搭車回飯店。

「啊,看到他走進來,我嚇了一大跳,沒想到總裁這時候會想到我……」邱師傅說著,眼眶微微溼了。

嚴長壽放下領隊之尊,立刻蹲下來、捲起袖子,當起邱師傅的「小徒弟」。國外中餐廳的廚房通常不大,兩個男人,一高一矮,挨挨擠擠地在煙霧蒸騰的熱氣裡打轉。邱師傅回想著,「那時的菜色是,竹節鴿盅、虎鬚排骨、豆酥魚、富貴火腿… …總裁幫我把湯汁灌到竹節裡面,呵呵,他不會做菜,但其實灌得也不錯。排骨要炸、要滷,要扣出來擺盤,他幫我剪排骨,蝦鬆要剪生菜,蒸東西要顧火候,這些工作全由他來做。」

在嚴長壽的協助下,這次國宴非常成功。邱師傅拍了拍胸口,說:「我們胸前繡著國旗,不能漏氣,招待的客人都是荷蘭官員、旅行社代表,再怎樣都不能丟臉。我們要展現中華美食的精采,他們才會帶團來台灣玩。」
 

經過這件事,老師傅和小徒弟彼此的認識更深了一層,回國後嚴長壽便力約在統一飯店服務的邱平興師傅,轉來亞都擔任行政主廚,一待就是十八年。

<摘自 第一部 把台灣推向世界舞台>

 

楊啟東 | 前亞都飯店餐飲部經理

儲備幹部 儲備服務品質

  一九七九年夏天,遠在瑞士的洛桑餐飲旅館學校(Lausanne Hotel Management School)正在進行一連串期末考,台灣來的留學生楊啟東也即將畢業,有一天突然接到學校通知,有位台灣來的法國人找他。這位法國人是當時亞都餐飲部經理,同樣畢業自洛桑,他問楊啟東:「我們要開一家歐洲式的旅館,要不要畢業就回來?」

「歐式旅館?」這幾個字令楊啟東眼睛為之一亮,三十年前的台灣,要有這樣的氣魄、遠見,相當不容易。而法文教學的洛桑旅館管理學校(直到最近十年才新增英文教學),向來是培育歐式旅館人才的高等學府。

之前曾於巴黎大學念了四年書的楊啟東,聽到經理的邀請,大喜過望,當別的同學還在慌慌張張找工作,卻已有工作找上他了,因此興沖沖一口答應。不只他一人,經理還同時召募了四位洛桑畢業生到亞都工作。多年後,楊啟東笑著回想:「我剛到亞都報到時,它不是在一個很繁華的地方,我甚至搞不清楚它在哪條街。」

他的旅館工作生涯,就從這個「不知哪條街」的亞都開始。在開幕前,嚴長壽大膽在飯店斜對面,租了地方、買廚房設備,成立訓練中心,設置餐廳、酒吧、廚房三間教室。員工穿上亞都制服,在這兒進行非常嚴格而密集的訓練,「必須熟背每道菜的材料和作法,同時灌注全新的服務理念。」
楊啟東帶著歐式旅館經營的正統理念,負責這項台灣旅館界史無前例的職前訓練。他說:「那時候我剛回來,一週排了二十五小時的課,每天為外場餐飲部學員上課,連中午吃飯的時間都沒有。」而當時,定位自己為「歐式旅館」的亞都,主管在訓練中心開會都用法文,整個氛圍非常歐洲式。

楊啟東說:「我們那時候真是有很好的團隊,就算是現在的台灣,也沒有哪個旅館用五、六個洛桑人,甚至是用九個老外一起工作!更何況,亞都最多也不過兩百多個房間,又不是開一千個房間,有十八個餐廳,一切只是嚴總裁的視野比較遠,肯投資人才。」他自己也在離開亞都之後,在國內外各大飯店發展,現為雲品酒店系統總經理。

<摘自 第四部 提升飯店為公益平台>

 
 
 
 
 
 
 
 
 
  定價:350
網站特惠價:298(約85折)
放入購物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