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購書車 | 會員中心 | 客服中心
  亞都後記
  楔子 - 從一個「緣」字開始
 

後記:當病房的門輕輕掩上…

文/吳錦勳

  如果寫作能比喻為一個奇妙的旅程,這次亞都三十年的故事起始點,是從一班往淡水的捷運列車開始的。
  去年七月初一個尋常中午,接到嚴總裁的來電,那天一大早,他剛看了作家韓良露專欄文章「台北生活者的旅行」,深深被打動,想寫一篇文章呼應,讓讀者印象更深刻,他想到剛接下寫書任務的我。

  原本他只想藉由電話口述,但我希望當面談比較清楚,我一手提起背包,對著電話說:「總裁,我待會趕到您辦公室。」沒料到,電話那頭竟空懸半晌,接著他才吞吞吐吐說:「我不在辦公室…我現在人在和信。」他又遲疑一下,小聲央求「請﹣﹣千萬不要告訴任何人。」

  通常我們見面訪談,都經秘書安排,但是這天事出突然,而且地點在醫院。急急衝入捷運,當列車往北搖晃疾駛之際,我才忽然想到,和信?癌症專業醫院?為什麼那麼神秘?

永遠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很好

   嚴長壽的行為舉止永遠那麼得體、衣裝高雅(早年他還曾被選為台灣十大最佳服裝男士)、風度翩翩、與人握手溫暖誠摯。他那種對別人的體貼是很特出的,他是總裁,卻有一種小弟精神,當他跟很多大人物朋友在一起,二句話不說,就立刻變成那個倒茶倒水的人。

  他自己也是「明星」,但卻時時退居其後,凸顯同樣也是明星的友人。他有很好的文藝涵養,但不管他懂得多少,總是自稱外行,如同他朋友所說的:「永遠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很好」。

  這個開刀的決定,其實來得突然。不過三天前,嚴長壽在早上上班途中,接到醫院電話,要他再度確認病情。他在例行體檢上,發現了這顆腫瘤。

  手術前的這一天,嚴長壽還必須進行一項血液透析檢查。我們的談話又再度中斷,他原本以為今天有個好長一段空檔的想法,顯然不切實際。他安靜而無奈地換上病服,這時他看來更瘦了,兩腳青筋血管浮凸可見、瘦長的手指、臉骨深而清晰、這時候他精神還好,一襲薄衫,赤著光腳,看來仙風道骨。如果他換上沉默嚴肅的臉,便又神似賈柯梅蒂銅雕的「行走的人」。

  他順服地躺在病床上,任由醫護人員推來轉去,電梯裡他還向旁人問好說笑,最後被送進一道大門之後的檢測室。這時候,我發覺他真是孤單一人。他要太太今天不必來,就連他正巧從國外回國看女友的兒子,都不讓他知道,遠在泰國的女兒就更不說了。這次手術,除了董事會周家兄弟和亞都核心同仁知情外,他並不讓太多人知道。


(4/30更多精采內容)

 
 
 
 
 
  定價:350
網站特惠價:298(約85折)
放入購物車